參加中國教育學會教育史分會第十九屆年會感悟
                          2018-11-06 09:03  

                          承蒙導師厚愛,有幸在研一參加如此盛會。本次中國教育學會教育史分會第十九屆年會(以下簡稱“教育史年會”),是由中國教育學會教育史分會和南京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主辦,會議主題“跨學科視野下的教育史研究”。本人于11月2日踏上前往南京的高鐵時即已“枯苗望雨”,但11月4日回程路上卻是“喜憂參半”。心態的轉變,多來自于此次會議帶給我的深層觸動。來自全國各高校的參會師生多達500余人,其中包括來自韓國的數名教師。本次年會主要由四部分組成:大會主題報告、分會場研討、研究生論壇、大會主題報告。下面根據此次會議的組成部分淺談參會感悟如下:

                          一、教育史“未來可期”,從長者到青年的傳承

                          教育史作為教育學的分支學科和一門重要的教育學基礎學科,它對教育理論發展有著不可替代的地位和價值,它不僅傳承歷史、總結經驗,為解決當代教育問題提供啟示和借鑒。浙江大學田正平教授在大會開始做了題為“鴉片戰爭前后一位鄉村塾師的生活世界——《管庭芬日記》閱讀札記”。田正平教授從三個方面做了報告:一、升斗館谷以糊口;二、何年方聽鹿鳴歌;三、秋風不驚堂前燕。從田正平教授的報告中我們可以看出中國在19世紀中葉學人的理想追求,當了一輩子鄉村塾師,不安心于此,只是為了獲得“升斗館谷以糊口”。濃厚的傳統士人興趣愛好,盡管生活拮據卻積習難改。有著自己“何年方聽鹿鳴歌”的精神追求,在千百年來士子們走了無數遍的科考路上留下自己艱苦跋涉的腳印。

                          首都師范大學丁永偉副教授的報告題為“全球史視域中實用主義教育學的衰落”。實用主義教育學創生于19世紀90年代的美國,在20世紀的美國成為主流思潮,其影響力是全方位的,不僅在美國,而且在日本、中國、德國、蘇聯和土耳其等過廣獲擁躉。但1929年大蕭條以后的30年間,特別是1958年《國防教育法》的頒布,標志著要素主義教育的勝利,同時實用主義走向衰落。丁永為副教授從實用主義教育學核心概念的界定、研究方法、有待驗證的幾個假設方面做了本次報告。

                          華中師范大學研究生陳詩同學做了題為“教育記憶史:研究教育史的新視角”,該報告主要從記憶視角:對歷史的理解與形塑、教育記憶史和教育史的內在聯系、教育記憶的研究特點三方面進行匯報。報告內容主要是關于人的記憶受記憶發生的背景、時間的流逝所影響,教育記憶作為載體,受記憶的內部支撐,作為記憶的外部參照,影響著教育觀念和教育行為。記憶發生在時間與空間中,把教育記憶納入到歷史敘述之中,在回憶敘述的偶然性中探尋因果,避免一些歷史決定論的弊端,對歷史的解釋在爭議中進一步完善。

                          田正平教授長期從事中國教育史和中外教育文化交流史的教學與研究工作,已經古稀之年的田教授對學術的探究依然一絲不茍、力學篤行。不僅在報告中學到的是一段歷史,更是田教授為學至勤的精神,為年輕一代的教育史研究者樹立了榜樣。丁永為副教授,作為教育史研究的中堅力量代表,代表的是廣大一線教師對學術的追求,他從獨特的視域切入實用主義教育學,讓我對實用主義教育學與杜威教育學有了新的認識,給青年學生以啟發。華中師范大學的研究生陳詩同學,代表的是青年一代的新生力量,滿懷著對學術的熱忱,對知識的渴望,將教育史研究注入新鮮的血液,迸發出青春的火花,同樣她也讓我看到了在研究生階段通過努力也是可以有所成績的明天。一位長者、一位青年教師、一位學生,他們猶如三座燈塔,在教育史研究的長河中指引著方向,讓我找到了每一個階段的目標與方向。

                          二、思想的碰撞,學術路上最美的風景

                          11月3日下午在華東飯店的各會議室開展了分會場研討,根據研究方向劃分各分會場,我有幸參加并聆聽了“第十會場:外國教育是研究”的研討。本次研討共有來十五所高校的教師進行了相關研究報告,主要是關于美國教育史及其歷史人物的相關內容。在聆聽的過程中來自河南師范大學的涂詩萬老師所做的“博德批評杜威:關于民主與教育關系的論爭”報告引起了在場教師的熱議,福建師范大學的楊來恩老師所做的“哥倫比亞大學師范學院教育研究傳統的形成及省思——以孟祿、桑代克與杜威為考查中心”的報告讓在場的教師對三者的關系進行了重新的考察,并且與會教師對哥倫比亞大學在教育史中的相關地位等問題進行了交流。天津市教育科學研究院李劍萍教授關于“杜威來中國原因及相關問題考略”,運用胡適、蔣夢麟、蔡元培、陶行知等人的書信和日記,考證了杜威來華原因及相關問題,試圖還原歷史細節和本相,得出若干新結論。

                          每一位教師的報告都不斷的給予我新的知識,改變著我對自己固化問題的新的看法,帶給我不一樣的審視角度,不斷的碰撞著我的思想,讓我看到了在追求知識的道路上還有很長一段的路需要一步一個腳印的走好、走實。因為每一位教師報告形成的過程都是基于大量的基礎閱讀,大量的文獻收集,長期的學術積累而形成的學術見解,就像一顆果樹苗,在不斷的經受著風吹雨打而又被細心呵護著,最后才有可能開花結果一樣。在我的心里每一位教師充滿知識的身影都顯得如此偉岸,讓我想去追著去尋找自己的彼岸,找到一顆屬于我自己的果樹苗,在嚴酷的環境下去精心呵護它,有一天結出屬于自己的果實。

                          三、未來屬于青年,我們是明天的希望

                          11月3日晚,我參加了“研究生論壇(四):外國教育研究”,這是一場屬于研究生們自己的討論,經過了一天的學習與聆聽,每一名研究生都積攢了整整一天觀點和問題需要釋放出來,而在這場論壇上我看到了未來一定會屬于我們青年。研究生論壇主要以自由報告形式為主,根據與會提交論文情況由組會教師組織幾位同學進行一個前期的報告,然后同學之間進行相應的提問,發表個人觀點與參會其他同學進行討論,在第一輪結束后在場同學就外國教育史研究過程中關心的問題在進行第二輪的問答與討論。 在論壇中對“馬薩諸塞1642年教育法研究”、“伊索克拉底的理性教育思想研究”“試論當代美國教育史研究中的跨學科理論運用問題:以交疊性理論為例”等多篇報告進行了相關討論,特別是對跨學科理論運用問題的相關內容進行了各抒己見。而與會教師也在論壇結束前對本次論壇進行了總結,給予研究生以希望,望我們能夠將基礎知識做牢做實,希望我們能在這條路上走的長遠與長久,為教育史的發展做出一份貢獻。

                          四、總結今天,展望未來

                          在11月4日上午,在大會主會場進行了第二天的大會主題報告和閉幕式。華東師范大學王保星教授做了題為“‘歷史時間’與外國教育史研究”的報告,馬克·布洛赫說過“教育史是時間中的人類教育思想與教育實踐的科學,脫離特定的時間,任何教育現象都難以得到理解”。時間包括地理時間、社會時間、歷史時間和個人時間。江蘇師范大學的周棉教授做了“關于中國近現代留學史料的整理與跨學科研究——以2011年、2015年兩個國家重大項目民國和清代留學史料整理為中心”的報告,該報告中提到周棉教授及其團隊歷時數十載對民國和清代留學史料進行了系統的整理,其中民國時期留學史料、留學生與民國現代化論文史料部分就有900萬字,其過程之艱辛、內容之繁雜讓我深受體會。

                          本次大會令我感悟頗多,最深的就是古稀之年的田龍平教授站在講臺上所做的報告,敬佩之心無以言表。周棉教授關于史料的整理過程,實屬學生們學習的典范。在這次年會上我也結交了許多良師益友,讓我體會到為教育史研究所付出的艱辛和努力,為了獲得第一手資料走遍全國,甚至不遠漂洋過海的教授們是如何一步步走來的。牛頓曾經說過:如果說我看得比別人更遠些,那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而此次教育史年會上的教授們和博士研究生們又何嘗不是我學術道路上的巨人呢?此刻我才深刻的體會到我的導師(賀國慶教授)最常教導我的話“要多讀書”。是呀,簡單的四個字看似簡單,實際上所具有的內涵是一位長者對學生的深深教導與期盼,所有學術研究都基于扎實的理論基礎,閱讀是最主要的輸入方式,只有量的積累才能達到質的突變。沒有足夠的輸入,就無法形成有效的輸出。同行的于瀟副教授的話也同樣為我的學習指引了方向,對問題的探究要從多角度去尋找切入點來提出自己的見解,而不僅僅是跟從。能夠有幸參加這次年會,我相信對于我而言不僅僅是一個開始,對于我而言也許更是一次蛻變。未來的路還很長,我相信我終將整理好行囊,義無反顧的走向遠方。(2018級高教成教班陳慧星)




                          關閉窗口

                          相關文章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秒速飞艇精准计划群